沉着的弓手弯弓搭箭,屏住呼吸,直指黄色的靶心。然而,飞矢却偏离靶心而出……

对于很多弓手来说,黄心病是足以终结其射箭生命的心理障碍。每当将瞄镜锁定于靶心,目光的焦点凝聚于耀眼的黄色,却导致了弓手不由自主地震颤,进而是动作的变形,目标的脱出。

长年累月的训练,对目标的执着和期待,有如审美疲劳般的感觉。于是当弓手再次瞄准之时,早已在潜意识里开始了拒绝的过程,越是倍加关注的对象,反而内心越加抗拒,以至遥不可及。

克服黄心病,仅仅是需要抛弃对目标的执着,将关注点从靶心移向任何其他的地方。看似简单,但事实的经验却告诉我们,很多原本优秀的弓手,在染上黄心病后再无精进,就此告别。这是极难治愈的障碍,并非能力的不可及,只因心里的放不下。

而生活中,染上这一顽疾的人又何止少数。

所以我一直向往东方的传统弓道胜于西方的竞技弓,传说中势如落叶之雪般的无心之射,要达到怎样的境界才能体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