仿真的圈套与作者的自我主动意识

2009年8月21日,sjm44


曾几何时,在科学家们面对纷繁的复杂世界而一筹莫展的当口。系统科学理论的极大发展,给处于迷茫之中的研究人员以莫大鼓舞和振奋,在传统的基于精确或是模糊方法的数学解析模型为主流的方法论中,出现了以自组织、自适应为主导思想的新型仿真方法。被数学模型简化且切割得支离破碎的系统们,以全新视角被重新粘贴起来,期冀以此获取新生。

诚然,重视仿真的方法论使得复杂系统在初期显示着神奇的魅力,新型仿真思路注重于对规则,秩序,关系的描述与构建,并期冀于此涌现出解析方法难以分析出的结果。但久而久之,它的固有缺点亦开始显现:描述而非解释,以及仿真作者的自我主动意识。

越来越多的仿真,开始倾向于对历史结果的拟合,为达到高质量的拟合度,作者们往往将程序本身修改得面目全非,甚至不惜破坏原本的逻辑,选择经过筛选的数据。而这些人为的纰漏往往在文献中被作者们自觉或不自觉地掩盖。大家关注的只是对所谓逻辑的概括性描述,和看似高质量的结果。

在一篇又一篇的论文后,各种各样的仿真不断涌现,但人类对世界的认知依然踯躅。只有期待几十年后新伽利略的出现,能改变这一令人沮丧的现状。